杨伯江:新时代中美日“三角”关系的变化带来新课题与新机会

核心提示:中美日三角恢复生跃,对具有开展优势的中国整体有利,为中国交际提供了新抓手,为在动态开展中把控“时”“势”、多边战略博弈争夺相对有利成果提供了新机会。

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讨所研讨员、博士生导师 杨伯江

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讨所《日本学刊》供特稿

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讨所研讨员、博士生导师杨伯江在《日本学刊》2019年第1期宣布《新时代中美日关系:新态势、新课题、新机会》(全文约2万字)。

杨伯江认为,中美日三角恢复生跃,对具有开展优势的中国整体有利,为中国交际提供了新抓手,为在动态开展中把控 时 势 、多边战略博弈争夺相对有利成果提供了新机会。而三角中相对较弱一方以及影响三角平衡的外部变量,应成为相关战略操作的首选切入点。

一、强化处理中美、中日两对双边关系的 三角思维

虽然中美日三角 美日对华 的根本格局没变,但跟着中日关系改善、美日不合添加,2012 2016年间中日对抗加剧、美国对华政策负面因素上升导致的极度不平衡态势有所缓解;虽然美日同盟 美主日从 的根本结构没变,但在政治意愿、战略意识与实践操作层面,日本的自主独立性无疑空前上升。日本无意抛弃日美军事同盟,也无意舍弃对华经济合作,并试图在此基础上增强军事能力,稳固战略资源,以 活络的能力 应对可能的区域危机或安全环境的迅速恶化。日本对外战略的内涵结构性矛盾即经济与安全的 二元结构 冲突进一步突出,安全上不得不继续依赖美国、依赖同盟的同时,在维护自在交易体制等经济领域,推进区域合作的动力增强。美日在 应对中国崛起 这一最高战略层面仍高度符合,但并不是完全一致,更达不到美日两 点 无限挨近、堆叠为一 点 的程度。为此,中国应更注重日本作为独立 一角 的人物,对美日差异对待。

基于美国在三角中的极点位置,中日关系很难达到 不受别国影响 的抱负状态。但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,中日关系对中美关系、美日关系的 反作用 在上升,已不再是后者的完全因变量,中国对日交际也越来越带有逾越双边的全局意涵。从日方看,改善对华关系,也有借对华合作平衡日美关系、牵制特朗普对日用强的意图。日本战略自主性的加速提高,从久远看可能将使中美面对 日本何去何从 这一一同的课题,但从近中期看,是可以使用的事态开展,为通过中日关系影响中美关系、美日关系发明了条件。战后日本靠 吉田道路 发家,经济利益、安全利益同为核心利益,难分轻重,日本在中美之间的平衡术,核心是防止在两个利益之间堕入选择的窘境。从本身利益出发,日本需要阻止中美矛盾开展到不可谐和的境地。该文认为,从战略上看,日本在中美之间的对冲政策,只有在中美关系没有完全脱轨的状况下才干奏效。假如事态开展到极端境地,包括发生军事冲突,日本将别无选择,只能站在美国一边。为此,日本要极力防止呈现中美矛盾失控的局势。

相关阅读